<strong id="5dbar"><track id="5dbar"></track></strong>
<rp id="5dbar"></rp>

    1. <span id="5dbar"></span>

    2. 歡迎訪問亮晶晶文章網
      你的位置:首頁 > 美文 > 原創美文 > 文章正文

      遲來的婚禮

      時間: 2019-04-16 | 作者:來 | 來源: 亮晶晶文章網 | 編輯: admin | 閱讀:

        昏昏沉沉之中,我感覺有人坐到了我的病床前,然后,我的手被握住。是我的丈夫唐建國。? ? ? ?睜眼的剎那,他正好低下頭,臉貼上我的手背,粘粘濕濕的。? ? ? ?我還沒死呢,他就哭什么?我好不耐煩,閉上眼不理會,迷迷糊糊中又睡過去。? ? ? ?再次醒轉,聽到外間傳來我的兒子小柯焦急的聲音:“我來看媽媽?!庇致牭教平▏p描淡寫地說:“你媽媽只是有些貧血,沒什么大礙,你先回學校去?!? ? ? ? “不是貧血,是卵巢癌末期!”?? ? ? ?“誰告訴你的?我不是叫他們一定不能告訴你嗎?”? ? ? ? “一年多前我就知道了。手術還是我陪她去上海做的?!? ? ? ? “你說什么?一年前?”唐建國怒了?!斑@么大的事她情愿告訴你一個小孩子,也不透半個字給我!她眼里到底還有沒有我這個做丈夫的!”? ? ? ?我在心里冷笑。我疼得直不起腰的時候,天知道你是在跟哪個女人打滾,還是在陪你的私生子做游戲?? ? ? ?外間久久沒傳來聲音,我有些心慌,睜開眼。透過玻璃窗,正好看到兒子慢慢翹起一邊嘴角,冰冷暗沉的眸子斜睨著唐建國,輕佻地說:“媽媽教育我,上一輩的事情輪不著我這個做晚輩的置評,從中汲取教訓,修正自身就好?!? ? ? ?這不該是一個16歲孩子該有的表情,更不該是一個兒子對父親的態度。我心痛不已,卻已無能為力。? ? ? ?唐建國似乎找不到話來反駁兒子,垂著腦袋坐到沙發上。小柯不再理他,推開內室的門朝我走來。? ? ? ?我忙閉上眼,等他走近再裝做剛剛醒的樣子睜開眼,說:“小柯,你怎么來啦?!? ? ? ?小柯趴到我身上撒嬌,說:“你中午不回我短信,下午又不給我電話,我就想你會在這里?!? ? ? ?我愛憐地摸摸他的頭說:“媽媽沒事,中午貪吃,可能吃壞肚子了?!? ? ? ?他把頭支在我的胸膛上,氣鼓鼓地瞪著我說:“有好吃的不帶上我!”? ? ? ?我捏捏他的臉,笑說:“好嘛好嘛,下次帶上你?!? ? ? ?他露出滿足的笑呵呵兩聲,問我要不要喝水,看到我點頭立刻坐起來去外間幫我倒水。? ? ? ?唐建國在這時走進來,說:“我扶你坐起來?!? ? ? ?我沒有拒絕,強打起精神,維持合家融融的表象。二? ? ? ?唐建國出去為我買粥。? ? ? ?我終于卸下面具,憂心地對小柯說:“兒子,他是你的爸爸,是媽媽離開以后與你最親最親的人,不要與他置氣好嗎?”? ? ? ?“他又不只我一個兒子!”小柯脫口而出,又立刻意識到這句話會傷害到我,焦急而無措地看著我。? ? ? ? 我心中也確實一痛,再找不出話來勸說。? ? ? ? “媽媽,對不起?!毙】碌椭^沮喪地說。? ? ? ? 我的眼淚流出來,將他攬入懷里,說:“你沒有對不起我。有一個又帥氣又聰明的小男人愛著我,誰都搶不走,我已經很知足了。我的兒??!你是我的驕傲!”? ? ? ?小柯哽咽地回我:“說了多少次了,不是小男人!是大男人!我都1米73了!”? ? ? 我拍拍他的背,放開他,笑說:“沒錯!是大男人了!”? ? ? 小柯也笑,用手輕輕地為我拭淚。? ? ? ?我不知道從什么時候起,他已經成為我的主心骨。當我拿到診斷書的時候,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牽掛的想要告訴的人就是他。當時,他捧著我的診斷書泣不成聲。我想,夠了,夠了,這一生足夠了。? ? ? ?可是,接下來他告訴我一個他藏了很久很久的秘密。原來在他十二歲那年的某一天,他心血來潮回到我們的舊屋,他奶奶現在的家,聽到了他最親愛的奶奶和爸爸對我的抱怨,見到了他們圍著那個私生子親愛歡喜的場景。在他的心里,那些他曾以為對他最好最親的人都背叛和遺棄了他,只剩下我!我好恨!既恨他們也恨自己,恨自己為什么不好好照顧自己珍惜自己!三? ? ? ?在醫院躺了一夜,我決定出院回家,唐建國卻嘮叨了一早上,非要我在醫院接受治療,盡管醫生已明確告訴他,再好的醫療手段也不過是多給我一年的生命。與其在各種治療和病痛中苦苦掙扎漫長的一年半,我更情愿恣意地活完這剩下的半年。他不能理解,我也無意多說。但他是拗不過我的,所以只能幫我辦好出院手續,送我回家。? ? ? ?今天是一個好日子。陽光燦爛,春暖花開,勒杜娟盛開的寬闊的人民大道上,喜氣洋洋的豪華婚車足足綿延了一公里。? ? ? ?等紅燈的空檔,我搖下車窗,望向旁邊寶馬車上比花兒還艷的新娘。我羨慕地想,新郎給她如此盛大隆重的婚禮,他一定很愛她。我得意地想,我的小柯聰明上進,將來即使不動我留給他的錢,也會有能力給我的兒媳一個如此盛大幸福的婚禮。我又難過地想,我無論如何都等不到那一天了。? ? ? ?“怎么了?”唐建國問我。? ? ? ?我轉過頭來愣愣地看著這個讓我愛恨半生的風華正茂的男人,心中酸澀泛濫,想了想說:“我在想,我當年是不是嫁得太便宜了,你才會無所顧忌地傷害我?!彼哪樕狭⒖谈〕隼⒕沃?,而我無意欣賞,把頭又轉向窗外。? ? ? ?良久,他突然板過我的肩頭,深情地說:“惠惠,我們補辦一場婚禮好不好?”聲音有些發顫,似乎有些激動。? ? ? ?我用茫然的眼神與他對視,心里卻覺得悲哀和可笑。二十年前,他除了一個病母,三個弱妹和五百塊外債,一無所有,我卻義無反顧地嫁給了他。我記得拿證的那天天氣也和今天一樣美好,我還記得他在民政局的門口,也如此刻一般深情和激動地對我說話。他說:“惠惠,等我有錢了,我一定要給你補辦一個很大很大的婚禮?!? ? ? ?見我不回話,他又急急地說:“再過三個月就是我們二十周年的結婚紀念日,我們就在那天辦好不好?你還記得嗎?我們當初說好的?!? ? ? ?他終于記起了,終于要兌現承諾了,卻是在我歷經背叛之痛后,已病入膏肓之時。彼時,我懷著與他同樣的心情滿懷期待,即使明明知道那是一個比月亮還要遙遠的夢想,而此時此刻,我即使早已心如死水,卻依然無比地悲憤。這與施舍憐憫何異?我哀傷地看著他,在眼淚流出的那一刻說:“好?!? ? ? ?他很歡喜,要將我擁入懷中,我卻推開他,說:“我們先去辦離婚?!? ? ? ?他停下動作,震驚地望著我。? ? ? ?“重來一次,重新娶我一次,好嗎?”? ? ? ?他呆呆地看著我不說話,我的眼淚都要留干了,他才終于啟齒:“好?!? ? ? ?我當即興奮地對司機說:“去民政局?!庇终页鍪謾C給家里的保姆打電話,讓她給我送證書。保險起見,我又給陳律師打去電話,讓他也立刻過來。我這六年自己做起的事業和財產早就安排到小柯名下。但是當年我和唐建國一起創建的公司有我的一半的股份,我還沒來得及處理,正好趁這次解決了吧。? ? ? ?大概是被我興奮的舉動嚇到了,唐建國吶吶地叫了我一聲。? ? ? ?我惴惴不安地抓著他的胳膊說:“三個月太長了,小柯高考一結束我們就辦婚禮好嗎?”? ? ? ?他又是呆呆地看著我不言語。? ? ? ?我焦急地追問:“你要反悔了嗎?你又不想給我婚禮了嗎?你又要說話不算話了嗎?”剛剛止住的淚又落下來。? ? ? ?他急急辯解:“不是不是!都依你!我都依你!”? ? ? ?我破涕為笑,拿手背左一下右一下地擦眼淚。一個形式而已,他要就給他吧。但是法律上,還是斷干凈吧!? ? ? ?又一個紅燈路口,車子右拐駛出人民大道,與婚車隊分道揚鑣。? ? ? ?六年的時間,我以為我已經淡漠了愛恨,麻木了傷痛,我以為這個男人于我來說已經可有可無,可是二十年的風風雨雨啊,一起哭著笑著一步一個腳印走過來,真到了斷了,還是會傷筋斷骨般地疼。? ? ? ?走出民政局,我終于抑制不住,一坐到車里便放肆地哭。? ? ? ?唐建國也動容了,抱住我哽咽:“對不起!對不起!……”令我更加號啕。他不知道,我是有多痛恨這三個字!三? ? ? ? 晚飯后,婆婆帶著大姑小姑兩家人還有在香港工作的至今未婚的二姑一起來看我。六年來,婆婆第一次踏進我的家。? ? ? ?其實,六年以前,我們的感情好到不能再好。婆婆有風濕病,一到變天或天冷的時候就疼得起不來床,十四年里我傾心盡力,無微不至,她也不是刁鉆之人,行動上雖拿不出什么來表示,嘴巴上從來都是念著我的好。大姑比我小四歲,念著我從娘家借錢供她讀書的好,醫科畢業后拿的第一筆工資就全部用來給我和小柯各買一套衣服。二姑比我小六歲,是個努力寡言的女孩子,雖然不怎么親近,但遇到什么事也會跟我講。還有小姑,比我小七歲,古靈精怪的,總愛跟我擠在一張床上聊天,我分享了她所有的少女心事和青春期的秘密。? ? ? ?當我痛失女兒的時候,她們對我悉心照顧,當著唐建國與我同仇敵愾,背著他又對我多加勸慰,陪我走出那段最陰暗的日子。我以為她們是把我當親人的,我甚至對婆婆以不影響我們彌補感情為由不肯跟我們一起搬進別墅而狠狠地感動了一把,打消了離婚的念頭??墒前藗€月后的一天,我鬼使神差地替唐建國接了一個電話,那頭是婆婆激動的聲音:“生了生了!建國呀,又是個大胖小子!我又多了一個孫子了!”原來再好的感情都抵不過一個有血緣的野 種!那種被最信任的人從背后插一刀的痛和憤怒,讓我肝膽劇烈,將我瞬間擊倒。我在醫院躺了整整七天才清醒過來。? ? ? ?唐建國說是母體體質不好,不能打胎,婆婆說唐家幾代單傳,多一個人替小柯承擔總是好的。大姑小姑說她們不比我知道的早。? ? ? ?他們的理由讓我徹底地看清了他們的無恥,這些年我跟他們真真是做到了斷絕一切往來。? ? ? ? 我以為我能做到老死不相往來,然而到了這般境地,不管他們內里是幸災樂禍還是真心關懷,我都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來應付他們。六年里我從不阻攔小柯與他們相處,此時更不可能趕他們走。我死了,一了百了??墒俏业男】逻€有很長很長的路要走,我不能讓他變成一個孤家寡人。我就是在福利院長大的,沒人比我更了解個中滋味。我知道我這是亡羊補牢,但愿好過不補。? ? ? ?小柯晚自習回來,看到滿客廳的人愣住了,不等我提醒他打招呼,婆婆已歡喜地起身朝他奔去,“我的乖孫孫喲,累了吧,快坐下歇歇?!? ? ? ?小柯悶悶地被婆婆牽到人群中坐下,然后一一打招呼。? ? ? ?我終于有個理由離開這個憋悶的空間,起身對小柯說:“餓了吧?媽媽給你下面條去?!? ? ? ?三個小姑均站起來要幫忙,不等我拒絕,小柯說:“姑姑你們坐吧,我想吃我媽媽做的?!? ? ? ?我心頭一松,立刻奔向廚房。? ? ? ?沒兩分鐘,二姑子還是跟了進來。我默默哀嘆一聲,打起精神想找點話題,卻發現多年不往來,已經找不到話來說。倒是她先開口了?!吧┳?,你放心,小柯是我唯一的侄子,以后不管他需不需要,我都會照顧他?!? ? ? 說完,她頭也不回地走出廚房。? ? ? 哎,但愿她能說到做到。四? ? ? ?唐建國穿著睡衣走進我的臥房。? ? ? ?他有幾年沒踏進這里了?哎,大概病糊涂了,我一點都記不起來了。? ? ? ?“有事嗎?”我問。? ? ? ?他似乎有些難以啟齒,生硬地說:“我可以在這邊睡嗎?”? ? ? ?不等我拒絕,小柯已出現在他身后,并幫我拒絕他?!安挥昧?。媽媽都習慣我陪她了,換個人會影響她睡眠的?!庇謱ξ艺f:“媽媽,我洗個澡就過來?!比缓筠D身離開。? ? ? ?良久,唐建國才從驚訝中回過神來,惱怒地說:“你怎么一點都不懂事!小柯就要高考了!”? ? ? ?我涼涼地看他一眼,說:“我不能讓他有子欲養而親不待的遺憾?!逼鋵嵨液芟雴査?,是不是我這短暫的余生還抵不過小柯的高考?? ? ? ?最終還是小柯陪我。他是我的主心骨,有他在,我心安。但我知道,他并不安。很多個夜晚里,他突然驚醒,悄悄地爬上床探我的鼻息,然后回到地鋪上蜷縮著。偶爾,我會聽到他控制不住的抽泣聲。? ? ? ?我痛恨自己的殘忍,又覺得萬幸。睡在我的旁邊哭,總好過抱著我的墓碑哭。五? ? ? ?唐建國似乎一下子閑了下來,噓寒問暖,形影不離。? ? ? ?我覺得很諷刺。? ? ? ?當年,即使是在得知他有私生子后,我依然抱過一絲絲奢望,以為他堅決不肯離婚是真的要回頭,要回到我的身邊??墒俏业劝〉劝?,心都等涼了,他照樣十天半個月才歸一次家?,F在呢,我要死了,他良心發現想要彌補了,我卻情愿他離我遠遠的,不要惹我厭煩。? ? ? ?可是我不能趕他走,我還要時不時地提提小柯的趣事,提提我們一家三口曾有過的短暫的幸福歲月,提提總是在我夢里喊我媽媽的沒有緣分的女兒。我要他覺得虧欠我,虧欠小柯。我還要多多制造他跟小柯相處的機會,讓小柯感受久違的父愛。我知道這根本不能讓小柯忘記他在老屋里看到的那一幕。但是什么都不做,我如何心安?六? ? ? ?我醒來沒有看到唐建國。這段時間他都會守在我房里等我醒來的。? ? ? ?打開房門便聞到菜香。走下樓來便看到飯廳里的餐桌上擺著一個蛋糕和幾盤已做好的菜。? ? ? ?我忽然想起,今天是小柯的生日。? ? ? ?我猶豫幾秒,轉身上樓。關上房門的剎那,我的眼淚流下來。今天是小柯的生日,也是他妹妹的祭日。? ? ? 七年前,我懷孕六個月,他即將過九歲生日。唐建國從他為情人開的蛋糕店里帶回一盒蛋糕。小柯非常喜歡吃,第二年便讓我在他生日那天去給他買個同樣的生日蛋糕。我憑著記憶里的地址找到了那個讓我每每想起就小腹絞痛的蛋糕店,然后與那個女人狹路相逢。她以為我發現了她的存在,趾高氣揚地與我攤牌。我在極度悲憤和與那個女人的撕扯中失去了我已經長成人形的女兒和我的生育能力。? ? ? ?那是一場身心俱重創的噩夢,我沒有讓小柯參與其中,卻也無暇顧及他,等到我有精力關心他的時候,他已陷入深深的自責中不能自拔,而我卻不能告訴他真相。因為真相不一定能讓他不自責,卻一定會毀掉他對父親的尊重和愛。? ? ? ?每年的今天,是我和小柯最不能碰觸的傷疤。? ? ? ?小柯回來,瘋狂地掀了桌子,跑上樓頂。? ? ? ?唐建國仰頭憤怒地質問站在樓梯上的我:“他這是發什么瘋?”? ? ? ?我冷冷地反問:“從他妹妹死掉的那天開始,他就再也不過生日不吃蛋糕了,你不知道嗎?”? ? ? ?他頹喪地蹲下來,不知在想些什么,而我也無意再費神,轉身上樓。? ? ? ?是的,我知道小柯會有什么反應。我就是要讓唐建國親眼目睹,并且深刻明白,那個野種和小柯,永遠不可能共處!七? ? ? ?唐建國在陪著我的同時,很積極地與唐家人一起為我們的婚禮做準備。最初也想拉我一起,但我表現出的精力不濟讓他馬上打消了念頭。? ? ? ?我對這個婚禮一點興趣都沒有。每當想起女兒,想起那場撕扯帶給我的羞辱,每當忍受鉆心的疼痛,我就咬牙切齒地發誓:如果有來生,我情愿為豬為狗,也不要再認識他!更不要再嫁給他!? ? ? ?可是,事到如今,我只能硬著頭皮上。我不能讓他們對我有怨,繼而轉移到小柯身上。? ? ? ?終于,到了這一天。? ? ? ?小柯一直陪著我化妝,換衣,然后等待進場舉行儀式。? ? ? ?當休息室只剩下我們兩個人的時候,小柯說:“媽媽,我已經看到你們的離婚證了。你不想結這個婚的對不對?你是為了我才這么做的對不對?他始終是我的爸爸,不會因為你沒有做什么或你做了什么而改變什么,你不需要委屈自己的。我會聽話,會尊敬爸爸和奶奶他們,會做個孝順的晚輩,會好好的學習,生活?!? ? ? ?他跪下來抱住我,哭著說:“媽媽,我總是想,要是那時候你離婚了,說不定就會找到一個比爸爸更好的男人,好好關心你疼愛你,說不定你就不會生病,就不會這么早就要離開我。媽媽,你就過你想過的生活吧,不要為了我為難你自己!”? ? ? ? 當年我鐵了心要離婚,甚至拿重婚罪來要脅。但是最后,我又放棄了。在我還沒有想好怎么告訴小柯的時候,他以一種市井八婆的口氣對我說:“隔壁班的劉子旭好可憐哦,他爸爸媽媽離婚了,天天被同學笑話,他現在課也不好好聽了,老跟同學打架,老師都不喜歡他了,同學們都說,他長大是要變個流氓了!媽媽,你跟爸爸可要好好的呀,我可不想變流氓!”? ? ? ?我確實是為了他的話動搖了,但真的就是為了他嗎?? ? ? ?我撫摸著他的頭說:“我的兒啊,我二十歲就嫁給了他,我所有的青春所有的喜怒哀樂都是他,你不明白的。你只要明白你只是我沒有堅持離婚的一個借口而已?!? ? ? ?儀式開始,我由小柯牽著進了場。? ? ? ?司儀向唐建國問完老掉牙的誓言,又問我。我下意識地轉頭看臺下的小柯。他朝我微不可查地搖頭。我再看向唐建國。他似乎查覺到我的退縮,滿臉焦急。我的小腹開始隱隱作痛,我突然想,我都只剩茍延殘喘了,為何還要委屈自己。? ? ? ?我舉起話筒說:“唐建國,我的人生走到今天,唯一個牽掛是小柯,唯一的愿望就是,生不做你唐建國的女人,死不做你唐家的鬼!因為,你不配”? ? ? ?我不再看他瞬間蒼白的臉,也不顧滿場的唏噓,扔下話筒輕快地轉身,歡喜地奔向這世上我最珍愛也最珍愛我的大男人,我的小柯。

      文章標題: 遲來的婚禮
      文章地址: http://www.hpqfcls.com/article-95-192644-0.html
      文章標簽:遲來  婚禮

      [遲來的婚禮] 相關文章推薦:

      Top
      安徽快三app
      <strong id="5dbar"><track id="5dbar"></track></strong>
      <rp id="5dbar"></rp>

      1. <span id="5dbar"></span>

      2. 朝阳 | 怒江 | 遵义 | 中卫 | 西藏拉萨 | 昌吉 | 镇江 | 海东 | 朝阳 | 黔西南 | 东营 | 巴音郭楞 | 荆门 | 陇南 | 台南 | 宜都 | 宿迁 | 清远 | 五家渠 | 汉中 | 大连 | 溧阳 | 阿克苏 | 吉林 | 遂宁 | 石狮 | 顺德 | 萍乡 | 日照 | 西藏拉萨 | 平潭 | 延边 | 聊城 | 开封 | 保定 | 汉川 | 和田 | 武安 | 兴安盟 | 深圳 | 宜昌 | 包头 | 鹤壁 | 泰安 | 和田 | 克孜勒苏 | 瓦房店 | 台州 | 昌吉 | 铜陵 | 湘西 | 如东 | 三明 | 商洛 | 克拉玛依 | 泰兴 | 宜宾 | 上饶 | 吉林 | 杞县 | 淮安 | 防城港 | 宿迁 | 金华 | 象山 | 泸州 | 铜仁 | 图木舒克 | 丹东 | 天水 | 阿拉尔 | 定西 | 济源 | 大兴安岭 | 茂名 | 山南 | 任丘 | 安阳 | 吉林 | 吐鲁番 | 新疆乌鲁木齐 | 五家渠 | 黑河 | 枣阳 | 庄河 | 宣城 | 孝感 | 厦门 | 那曲 | 南平 | 盘锦 | 台湾台湾 | 青海西宁 | 宜昌 | 攀枝花 | 甘孜 | 黔南 | 燕郊 | 新泰 | 肇庆 | 通化 | 日喀则 | 海西 | 钦州 | 呼伦贝尔 | 张北 | 白城 | 顺德 | 宁波 | 宜都 | 赤峰 | 赣州 | 东海 | 包头 | 景德镇 | 荣成 | 河源 | 海西 | 曹县 | 云南昆明 | 姜堰 | 溧阳 | 枣阳 | 襄阳 | 灌云 | 黔西南 | 诸暨 | 仁怀 | 果洛 | 那曲 | 德清 | 淮北 | 神木 | 浙江杭州 | 阿拉善盟 | 辽阳 | 达州 | 和县 | 来宾 | 新沂 | 保定 | 溧阳 | 鄂州 | 青海西宁 | 靖江 | 泗阳 | 六盘水 | 甘孜 | 益阳 | 广西南宁 | 博罗 | 临海 | 建湖 | 北海 | 宝应县 | 桓台 | 东方 | 定州 | 漳州 | 甘孜 | 锡林郭勒 | 宿迁 | 呼伦贝尔 | 海丰 | 大兴安岭 | 自贡 | 怒江 | 忻州 | 嘉兴 | 张北 | 吉林长春 | 黑河 | 泰州 | 黄石 | 玉林 | 惠州 | 达州 | 山南 | 汕头 | 贺州 | 运城 | 威海 | 吴忠 | 如皋 | 石狮 | 通辽 | 玉林 | 阿克苏 | 宜宾 | 晋城 | 西双版纳 | 固原 | 佛山 | 昌吉 | 江西南昌 | 神农架 | 兴安盟 | 安顺 | 自贡 | 锦州 | 江西南昌 | 毕节 | 盐城 | 荆门 | 柳州 | 承德 | 桂林 | 娄底 | 日土 | 阜新 | 临夏 | 乌兰察布 | 神木 | 天门 | 咸阳 | 海拉尔 | 晋城 | 牡丹江 | 琼海 | 乳山 | 鄂尔多斯 | 泰兴 | 江门 | 曹县 | 保亭 | 伊犁 | 瑞安 | 白沙 | 偃师 | 莱州 | 广西南宁 | 宝应县 | 鹤岗 | 赣州 | 蚌埠 | 连云港 | 广汉 | 库尔勒 | 乳山 | 克孜勒苏 | 运城 | 偃师 | 广汉 | 五家渠 | 济南 | 汕头 | 海北 | 莆田 | 灌云 | 昆山 | 仙桃 | 鸡西 | 常德 | 雅安 | 楚雄 | 辽阳 | 德州 | 江苏苏州 | 东莞 | 云浮 | 泰安 | 宝鸡 | 驻马店 | 咸阳 | 丹东 | 铜陵 | 鹤岗 | 曹县 | 台北 | 宝鸡 | 海安 | 廊坊 | 大庆 | 淮北 | 雅安 | 景德镇 | 高密 | 黄石 | 醴陵 | 临汾 | 扬州 | 固原 | 邹城 | 青海西宁 | 丹东 | 海拉尔 | 三亚 | 南平 | 六盘水 | 呼伦贝尔 | 赤峰 | 阿拉尔 | 六安 | 诸城 | 双鸭山 | 宝鸡 | 周口 | 阿里 | 天水 | 防城港 | 崇左 | 黔东南 | 屯昌 | 防城港 | 陕西西安 | 单县 | 聊城 | 阿勒泰 | 临海 | 西双版纳 | 喀什 | 定州 | 阜阳 | 泗阳 | 鹤壁 | 西双版纳 | 崇左 | 广饶 | 新泰 | 包头 | 吉林 | 襄阳 | 东台 | 阿勒泰 | 任丘 | 榆林 | 玉林 | 泗阳 | 仁怀 | 简阳 | 盐城 | 广饶 | 滨州 | 永新 | 建湖 | 明港 | 铜仁 | 克拉玛依 | 包头 | 周口 | 曲靖 | 汝州 | 庆阳 | 山东青岛 | 中山 | 马鞍山 | 铜川 | 孝感 | 厦门 | 海北 | 河源 | 扬中 | 柳州 | 招远 | 定西 | 高雄 | 河北石家庄 | 和田 | 泉州 | 普洱 | 黄石 | 吉安 | 临沂 | 五家渠 | 内江 | 呼伦贝尔 | 四平 | 鄂尔多斯 | 洛阳 | 阿勒泰 | 晋江 | 咸宁 | 新沂 | 高密 | 绥化 | 德州 | 阿里 | 桓台 | 台州 | 潮州 | 滕州 | 连云港 | 禹州 | 莱州 | 涿州 | 铜仁 | 乳山 | 宿迁 | 新泰 | 白沙 | 普洱 | 伊犁 | 诸城 | 绥化 | 松原 | 东台 | 江门 | 衡阳 | 仙桃 | 白山 | 连云港 | 库尔勒 | 蓬莱 | 垦利 | 湖北武汉 | 驻马店 | 延安 | 和田 | 临夏 | 东台 | 朝阳 | 台北 | 焦作 | 吕梁 | 克孜勒苏 | 平顶山 | 汕头 | 阿拉尔 | 南充 | 中山 | 丽江 | 天长 | 牡丹江 | 昆山 | 临猗 | 本溪 | 张家口 | 怒江 | 和田 | 珠海 | 保山 | 云南昆明 | 南充 | 包头 | 徐州 | 金昌 | 达州 | 杞县 | 泰兴 | 漯河 | 贵港 | 香港香港 | 淮安 | 东莞 | 湖北武汉 | 益阳 | 长兴 | 定安 | 株洲 | 吉安 | 德宏 | 蓬莱 | 中卫 | 铁岭 | 绵阳 | 池州 | 萍乡 | 晋江 | 吐鲁番 | 朝阳 | 三河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齐齐哈尔 | 石嘴山 | 六安 | 雅安 | 宁波 | 苍南 | 开封 | 吉林长春 | 达州 | 柳州 | 西双版纳 | 天门 | 佛山 | 迪庆 | 新余 | 雅安 | 新余 | 宁国 | 金坛 | 绥化 | 张家界 | 大兴安岭 | 石嘴山 | 鞍山 | 天门 | 万宁 | 澄迈 | 龙口 | 台州 | 铜川 | 铜仁 | 盘锦 | 莆田 | 日喀则 | 桐乡 | 永州 | 神农架 | 汕头 | 庆阳 | 濮阳 | 玉林 | 河北石家庄 | 酒泉 | 雄安新区 | 乐山 | 广元 | 双鸭山 | 唐山 | 宜春 | 清徐 | 南通 | 博尔塔拉 | 钦州 | 淮南 | 梅州 | 大连 | 绥化 | 塔城 | 禹州 | 日照 | 朝阳 | 固原 | 齐齐哈尔 | 漯河 | 怒江 | 甘孜 | 福建福州 | 西双版纳 | 保山 | 铁岭 | 单县 | 乳山 | 乐平 | 襄阳 | 抚顺 | 黄山 | 偃师 | 永新 | 庄河 | 沧州 | 保亭 | 潜江 | 昌吉 | 浙江杭州 | 雄安新区 | 五指山 | 桂林 | 株洲 | 乳山 | 天门 | 温岭 | 姜堰 | 赣州 | 广饶 | 瑞安 | 阜新 | 澳门澳门 | 常州 | 吴忠 | 焦作 | 简阳 | 武夷山 | 舟山 | 如皋 | 湖南长沙 | 义乌 | 龙岩 | 肥城 | 阳泉 | 茂名 | 西双版纳 | 汕头 | 安顺 | 保定 | 临猗 | 潍坊 | 佛山 | 辽源 | 湖南长沙 | 运城 | 伊春 | 琼海 | 贵港 | 临沧 | 鹤壁 | 姜堰 | 黄南 | 荆州 | 灌南 | 海丰 | 衢州 | 潜江 | 义乌 | 山东青岛 | 固原 | 肇庆 | 迪庆 | 桐城 | 铜仁 | 诸城 | 十堰 | 广元 | 防城港 | 朝阳 | 广汉 | 潮州 | 济南 | 咸阳 | 荣成 | 随州 | 乐平 | 定西 | 南安 | 阳江 | 扬州 | 大连 | 鄢陵 | 三沙 | 白城 | 临沂 | 汉川 | 巴音郭楞 | 肇庆 | 威海 | 常德 | 中卫 | 陵水 | 巴音郭楞 | 萍乡 | 邯郸 | 芜湖 | 海丰 | 任丘 | 盘锦 | 宁波 | 黑河 | 汕头 | 漳州 | 广饶 | 吐鲁番 | 巴中 | 荆州 | 洛阳 | 葫芦岛 | 鄢陵 | 五家渠 | 白银 | 广州 | 南安 | 汝州 | 大连 | 泰安 | 仁怀 | 巢湖 | 延安 | 徐州 | 台州 | 喀什 | 益阳 | 内江 | 神农架 | 柳州 | 陵水 | 宁国 | 安顺 | 阜阳 | 宁德 | 揭阳 | 张家口 | 伊犁 | 象山 | 鹤岗 | 吉林 | 齐齐哈尔 | 庆阳 | 连云港 | 深圳 | 运城 | 靖江 | 那曲 | 渭南 | 临汾 | 醴陵 | 塔城 | 巴中 | 南京 | 鄢陵 | 宜都 | 鹤岗 | 和田 | 泸州 | 上饶 | 黄石 | 安康 | 蚌埠 | 蚌埠 | 铜陵 | 邳州 | 涿州 | 天长 | 贵州贵阳 | 龙岩 | 景德镇 | 南平 | 菏泽 | 儋州 | 长兴 | 乐平 | 庄河 | 汉川 | 蚌埠 | 明港 | 阜新 | 湖南长沙 | 通辽 | 保定 | 燕郊 | 兴化 | 龙岩 | 萍乡 | 贵港 | 晋中 | 乐平 | 枣庄 | 深圳 | 澳门澳门 | 盐城 | 泰兴 | 黄冈 | 台山 | 乐山 | 陕西西安 | 黑龙江哈尔滨 | 通辽 | 青州 | 宁波 | 基隆 | 泗阳 | 安庆 | 六盘水 | 遂宁 | 克孜勒苏 | 安徽合肥 | 鄂尔多斯 | 益阳 | 金昌 | 深圳 | 赣州 | 鸡西 | 西藏拉萨 | 抚州 | 伊犁 | 白沙 | 常州 | 张家界 | 张掖 | 安徽合肥 | 陇南 | 临沂 | 枣庄 | 锡林郭勒 | 泗阳 | 桐城 | 潮州 | 澳门澳门 | 韶关 | 漯河 | 温州 | 郴州 | 巴中 | 诸暨 | 阿勒泰 | 亳州 | 庆阳 | 玉溪 | 寿光 | 安康 | 宝应县 | 常州 | 固原 | 海宁 | 临汾 | 曹县 | 任丘 | 防城港 | 那曲 | 任丘 | 象山 | 昌吉 | 珠海 | 绵阳 | 中山 | 克拉玛依 | 潍坊 | 海西 | 宁波 | 昭通 | 单县 | 芜湖 | 日土 | 喀什 | 辽源 | 聊城 | 武威 | 临夏 | 河北石家庄 | 梅州 | 丽江 | 衡阳 | 鄂州 | 保定 | 香港香港 | 桐乡 | 湛江 | 安吉 | 三明 | 大庆 | 江西南昌 | 黔南 | 高密 | 果洛 | 克拉玛依 | 常德 | 昌吉 | 秦皇岛 | 营口 | 东台 | 黑龙江哈尔滨 | 温岭 | 邯郸 | 丽江 | 潍坊 | 正定 | 青海西宁 | 哈密 | 阿里 | 四川成都 | 岳阳 | 东阳 | 铁岭 | 盘锦 | 博尔塔拉 | 温州 | 建湖 | 武威 | 福建福州 | 丽水 | 烟台 | 儋州 | 贵州贵阳 | 新疆乌鲁木齐 | 潜江 | 桂林 | 辽源 | 平凉 | 鄢陵 | 湛江 | 运城 | 瑞安 | 清远 | 宝鸡 | 文山 | 吕梁 | 临沧 | 宁国 | 宁波 | 漳州 | 辽阳 | 四平 | 台州 | 盐城 | 淮南 | 博罗 | 湛江 | 常德 | 阿克苏 | 任丘 | 吐鲁番 | 武威 | 商洛 | 克孜勒苏 | 东台 | 阜新 | 葫芦岛 | 温岭 | 攀枝花 | 鹤岗 | 漯河 | 阳江 | 文昌 | 武夷山 | 辽宁沈阳 | 吴忠 | 潮州 | 黑龙江哈尔滨 | 宣城 | 汉川 | 衡水 | 玉溪 | 惠州 | 宁德 | 龙口 | 宁波 | 聊城 | 白银 | 六盘水 | 包头 | 来宾 | 启东 | 中卫 | 潜江 | 大丰 | 儋州 | 宿迁 | 台北 | 唐山 | 宜春 | 赵县 | 湛江 | 大同 | 许昌 | 芜湖 | 包头 | 莒县 | 渭南 | 汉中 | 泰州 | 温岭 | 鄢陵 | 寿光 | 青海西宁 | 大庆 | 阿里 | 东莞 | 长葛 | 阿里 | 宁德 | 梧州 | 阿坝 | 淄博 | 黑河 | 龙岩 | 神农架 | 海拉尔 | 福建福州 | 黄山 | 丽水 | 七台河 | 白城 | 屯昌 | 玉环 | 泸州 | 宝应县 | 万宁 | 台湾台湾 | 台北 | 固原 | 偃师 | 荣成 | 和田 | 白银 | 韶关 | 荆门 | 铜川 | 昌都 | 昌吉 | 玉环 | 攀枝花 | 连云港 | 延安 | 济南 | 海宁 | 百色 | 云南昆明 | 文昌 | 宜昌 | 霍邱 | 长垣 | 海南海口 | 台山 | 石嘴山 | 天门 | 台南 | 六盘水 | 吐鲁番 | 临汾 | 柳州 | 济源 | 澄迈 | 马鞍山 | 贵州贵阳 | 三明 | 改则 | 曲靖 | 果洛 | 陵水 | 商丘 | 咸阳 | 蓬莱 | 山东青岛 | 保定 | 临沂 | 吉林 | 承德 | 万宁 | 库尔勒 | 仁寿 | 嘉兴 | 酒泉 | 瓦房店 | 辽宁沈阳 | 亳州 | 庆阳 | 红河 | 辽宁沈阳 | 台南 | 郴州 | 随州 | 大理 | 攀枝花 | 广汉 | 定安 | 开封 | 新泰 | 呼伦贝尔 | 和县 | 资阳 | 顺德 | 淮安 | 巢湖 | 博尔塔拉 | 赣州 | 海安 | 博尔塔拉 | 山东青岛 | 阿里 | 雄安新区 | 明港 | 安阳 | 葫芦岛 | 萍乡 | 固原 | 中卫 | 宜都 | 眉山 | 株洲 | 桓台 | 开封 | 琼中 | 绥化 | 贺州 | 芜湖 | 阿拉尔 | 三亚 | 塔城 | 新余 | 柳州 | 宁夏银川 | 嘉兴 | 普洱 | 盘锦 | 武安 | 岳阳 | 延安 | 长垣 | 仁怀 | 临汾 | 广西南宁 | 余姚 | 乐清 | 焦作 | 大连 | 滕州 | 台中 | 秦皇岛 | 淮北 | 霍邱 | 张掖 |